總站
切換分站
免費發布信息
信息分類
當前位置:雀訊網 > 熱點資訊 > 便民生活 >  “火晶柿子”成爆款:真柿子還沒熟 假柿子已賣火

“火晶柿子”成爆款:真柿子還沒熟 假柿子已賣火

發表時間:2019-12-11 09:01:44  來源:  瀏覽:次   【】【】【
臨潼特產因熱播劇被帶火 真品十月份才成熟 已有大量同名產品網銷爆款火晶柿子 又一場假貨的盛宴紙質的吸管插進通透紅的柿子里,吸溜一口把甜蜜的果肉嘬進嘴里,張小敬瞇著小眼睛,神情里透著那個美。這是今年夏
臨潼特產因熱播劇被帶火 真品十月份才成熟 已有大量同名產品網銷爆款火晶柿子 又一場假貨的盛宴紙質的吸管插進通透紅的柿子里,吸溜一口把甜蜜的果肉嘬進嘴里,張小敬瞇著小眼睛,神情里透著那個美。這是今年夏天熱播網劇《長安十二時辰》中,主演雷佳音最經典的一幅劇照。這一幕讓觀眾口舌生津,雷佳音手中的西安特產火晶柿子,也隨著該劇的熱播成為了爆款。2019年夏天一部網劇《長安十二時辰》帶火了臨潼特產火晶柿子。而近幾年,每年幾乎都有被熱播劇、綜藝節目帶火的爆款出現。《延禧攻略》里的絨花、《聲入人心》里的紅糖麻花、《舌尖上的中國》里的鐵鍋都在一時間成為爆款,一貨難求。面對流量帶來的熱潮,這些傳統制作技藝的生產者心頭掠過的卻是緊張,以及當流量熱浪褪去后的擔憂。爆款現狀真火晶柿子還沒熟假火晶柿子已賣火雷佳音嘬火了火晶柿子后,淘寶上標著“火晶柿子”標簽的店鋪,從前兩年不到十家,今年一下漲到幾十家。“好多不是火晶柿子來冒充火晶柿子,市場已經亂了。”賣火晶柿子的任濤先生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火晶柿子通常要到十月才能成熟,許多店鋪卻聲稱他們能直接發現貨,“現貨是假的,口感跟火晶柿子差別比較大”。火晶柿子產地在陜西臨潼,距離秦始皇陵所在的驪山不遠。而網絡上許多賣火晶柿子的店鋪顯示,發貨地不在陜西省。而在陜西當地,柿子也不止火晶柿子一種,這不僅讓試圖嘗鮮的外地觀眾難以分辨,甚至許多當地人也分不清。父輩就開始賣火晶柿子的趙滿院回憶,以前當地人都是騎著自行車,一層柿子一層報紙地疊放在籃子里,運到西安市區去賣,人們總覺得個頭大的柿子品相好,個頭小的火晶柿子并不受歡迎。“火晶柿子的樹都是百年老樹,十幾米高,摘起來非常費勁,每年都會有因為摘柿子摔傷、觸電的。前兩年,火晶柿子批發價才一塊錢一斤,經濟效益很低,沒有人成片專門種這個的。”趙滿院介紹說。實際上在此之前,火晶柿子并不算太受待見。對大多數賣火晶柿子的果農而言,柿子并不是他們賴以生存的主業,賣火晶柿子算是個費力不討好的活兒。相同情況紅糖麻花兩度被帶火店鋪客服卻只能道歉不單是賣火晶柿子的果農,賣義烏紅糖麻花的蔣先生也有過類似的經歷。2015年前后,因為網絡大V的宣傳,義烏紅糖麻花成為網紅小零食,蔣先生的淘寶店銷量突然井噴,這種原本完全依靠手工制作的傳統食品一下吸引了許多大型制糖廠的模仿。“他們用摻了麥芽糖和白砂糖的紅糖進行機器生產,跟我們手工古法熬出來的口感完全不一樣。”但放在市場里,買家不太能分辨出差異。沖擊是直接的,第二年蔣先生家麻花的銷量降了一半。2018年底,熱播綜藝節目《聲入人心》中選手給出品人尚雯婕送上紅糖麻花,觀眾們找到蔣先生的店,紅糖麻花再次翻紅了一把。那段時間每天的銷售量是以往的四五倍。“發不出那么多貨,只能延遲三四天,客服每天都在道歉。”蔣先生回憶。絨花假冒不堪其擾無奈之下關掉網店去年一部《延禧攻略》的熱播,使得劇中妃嬪宮女們頭上佩戴的 “絨花”受到大眾熱捧。這種飾品做工精美考究,頻上微博熱搜。然而如今熱度過去了一年,南京絨花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趙樹憲卻遺憾地告訴北青報記者,“因為產能的不足,我們其實沒有享受到多少《延禧攻略》帶給我們的紅利。”據趙樹憲介紹,在《延禧攻略》播出之前,他的團隊主要是跟一些設計師、造型師合作,滿足他們定制需求,基本上沒有零售的訂單。《延禧攻略》播出之后,大眾對絨花的需求不斷增加,南京絨花的淘寶店鋪,一時間也涌進許多散客訂單。然而讓趙樹憲始料未及的是,許多無良商家也看中了絨花有利可圖,淘寶上不斷出現許多混淆視聽的店鋪。“很多店鋪盜用我們的圖片,但是銷售的卻不是南京絨花,許多顧客收到實物后反映說跟照片差距很大。”趙樹憲不滿地說道。在這種情況下,趙樹憲逐漸疲倦了打假維權工作,終于在2018年9月關閉自家淘寶店鋪。但是即便如此,絨花依舊供不應求。假設一個人現在下單,可能要等兩年左右才能收到實物。由于現在手頭積攢的訂單太多,趙樹憲表示團隊暫時不接受新的散客訂單了。供貨跟不上賠償只能把鐵鍋下架在流量熱潮下無奈下架產品的還有“章丘鐵鍋”,自從《舌尖上的中國》第二季熱播后,章丘鐵鍋瞬間火爆,訂單激增。據章丘鐵鍋經營人劉紫木介紹,《舌尖》播出后,他們并沒有想到會這么火,幾天時間就訂出了以前差不多全年的量。節目中出鏡的王玉海師傅做的鍋,在《舌尖》播出前訂單排到4個月以后,節目播出后,直接排隊到了2020年。“當時我們覺得不對勁了,供不應求,就趕緊先把一些生產時間比較長的鍋下架了,后來到了第四天,還是不行,就把所有商品都從網店上下架了。然后就在我們門店那里擺二十口鍋,算是對登門排隊的有個交代。”劉紫木說,從網店把商品下架對他們也有損失,之前店鋪多年的積累都損失掉了。“但是不下架也不行,因為根據天貓的規則,如果在多少天內不發貨,買家申請延遲的話,店家就要給買家賠錢,我們因為這個還賠了不少錢進去。”網店停了大約三個月,到五月份才開始逐步上線。當時的很多訂單如今仍在慢慢消化,王玉海師傅手里還有當時沒做完的訂單,預計得到2020年才可能將火爆時的訂單全部完成。但是在章丘鐵鍋下架的這三個月時間里,劉紫木發現更多的“章丘鐵鍋”冒了出來。探訪原因工藝精匠人百里挑一制作速度跟不上流量劉紫木從2009年開始經營章丘鐵鍋,2014年開始租了廠房,把傳統做鍋的師傅聚集在一起生產,2015年為章丘鐵鍋的制作工藝申請非遺成功,到現在已經有100多個師傅。劉紫木稱,他們對做鍋師傅也有嚴格的要求,“培養一個師傅太難了”。由于手工制作所需要的時間,供貨速度完全跟機器沖壓鍋沒辦法比。“有些假冒章丘鐵鍋的店鋪,訂單量是我們的十倍,如果這個生產量的話,那他得有多少做鍋師傅啊?怕是得上千人吧。”面對流量帶來的訂單激增,制作紅糖麻花的蔣先生也面臨著同樣的困境,他告訴北青報記者,如果是靠機器一天能生產上萬斤麻花,但用古法手工做,要經過收甘蔗、榨糖、熬制、過濾等工序,每一鍋紅糖要熬九次,最后能做出幾十斤麻花。“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們自身生產能力有限。”趙樹憲解釋說,“絨花本身要求手工制作,直到現在都無法用機器生產替代。即便是最簡單的一枝花,一個人一天都做不下來,因為它涉及很多不同規格、不同顏色的絨條。”除了做工復雜,費時耗力,人手有限是另一個重要原因。趙樹憲告訴北青報記者,現在包括他自己在內,一共就只有8個以制作絨花為職業的員工。他說:“其實這些年我們的員工在不斷添加,但無奈人員增加的速度遠遠趕不上訂單增加的速度。”人員增長得慢,原因之一就是沒有足夠的空間。趙樹憲說,“其實有許多登記在冊想學習絨花制作的人,但是我們現在確實沒有地方容納他們。”此外,趙樹憲對學員“職業化”的要求也讓一些人望而卻步,他強調,“我認為制作絨花就應該把它當作一個職業,要具有敬業精神,遵守職業道德。”冒用名稱難界定無法取證打假難面對大型制糖廠的沖擊,蔣先生記得,他們當地種甘蔗的農民曾集體去找義烏市的政府部門談過這個問題。農民們的不滿很簡單:“他們(制糖廠)賣的不是正宗的紅糖麻花,怎么能用這個名號呢?”但沒人說得清什么是“正宗”。協商過后,雙方妥協的結果是——可以叫“紅糖麻花”,但不要用“義烏”這個詞。蔣先生覺得這次協商效果并不明顯,“他們明面上沒有宣傳,但消費者去問,他們肯定默認是正宗義烏紅糖麻花。”實際上,義烏的紅糖制作技藝早在2014年就列入了國家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紅糖麻花是最常見的衍生產品之一。涉及到如何保護傳統,如何判定侵權成為了一個最大的難題。義烏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商業保護并不在他們的工作范圍之內。“判定真偽不歸我們管,我們只負責申報非遺的審批項目,然后通過宣傳、展示、傳承等做好保護工作。”即使是負責市場監管的部門,判斷“真偽”也沒有確切的標準。“很難說人家賣的(紅糖麻花)是假的,因為本身沒有行業協會,也沒有什么標準去鑒定。除非有人投訴,我們才會去查,看它是否符合非遺名錄里義烏紅糖生產的標準,但目前這種投訴據我所知還沒有。”義烏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一位姓劉的工作人員這樣解釋。這就跟章丘鐵鍋一樣,在章丘掛個手工鐵鍋的牌子,就被認為是章丘鐵鍋。為了打假,劉紫木和團隊打了好幾次官司,有些冒用商標圖片的比較好取證,官司都打贏了。但還有些沒法取證的,告也告不動。“我也不能去他們工廠里看對方的鍋到底是不是手工的,是怎么做的,對吧。”劉紫木介紹,他們當時加入了消協的打假聯盟,由消協發防偽標簽,但是很多假貨又都是外省市的,當地消協也管不了。發展阻礙流量帶火傳統工藝對匠人未必是好事經過了熱播節目和電視劇帶來的流量熱潮后,這些傳統手工藝都回歸了平靜,對于匠人們來說,流量熱潮卻未必是好事。隨著熱度的過去,章丘鐵鍋重新上線,銷售量回到了一個穩步增長的常態。今年到目前為止也賣了1000多萬元,這比《舌尖》播出前略有增長。但劉紫木發現,那些仿制的章丘鐵鍋增長量卻都是成倍的。劉紫木說,做鍋師傅提起流量帶來的熱度,都覺得不是個好事情,因為自己就是個手藝人,流量炒得再火師傅們也賺不到太多的錢,因為數量上有限制。而且流量百分之九十都被賣假貨的拿走了,賺到錢的是那些制假售假的商家,最關鍵的是,很多買到假鍋的客人,會把這筆賬算到章丘鐵鍋的頭上,會毀掉章丘鐵鍋的牌子。當生產節奏緩慢的老手藝遇上“流量帶貨”的熱潮,往往可能成為匠人們不可承受之重。經歷了火爆、回落再火爆再回落的跌宕,蔣先生現在對紅糖麻花能不能延續原來的熱度看得很淡,“市面上紅糖麻花品質參差不齊,價格壓得很低,能火兩三年已經很好了。”絨花制作技藝的傳承人趙樹憲認為,影視劇帶火絨花只是一個偶然事件,無法復制也并不能作為絨花未來的發展方向。“不是每一部戲都能給絨花帶來這么高的熱度,也不是每一部戲都會用得上絨花,我們不能總盯著劇組的需求去發展。”可眼下,臨潼種植火晶柿子的果農們還將面臨考驗,今年的柿子還沒成熟,市場已經炒得火熱,柿子的價格眼看著上漲。由此任先生對自家火晶柿子的銷量持觀望態度:“冒充火晶柿子的現在銷量已經很大了,(等火晶柿子成熟后)來買的量卻不一定很大。”
責任編輯:網絡

鞍山地区网约车赚钱吗